裘克,我的恶魔、我的小冬笋

裘克是跟我玩D5一场只出现一次的小冬笋同样的珍惜度的存在。

无脑日常

·中秋节贺文!


·我怎么最近都在码小疯子吃东西?(凝重


·看着新上线的约咕咕我莫名觉得小疯子有同伴了。(x


·ooc预警,我永远爱小疯子,他是珍宝。(安祥


———————————————————


(一)


哈斯塔在这半天联合狩猎下都觉得自己被一道很恐怖的眼神看着,包括回到宿舍后这视缐还是挥散不去。


孤是被什么怪东西盯上了?


“小疯子你在干什么?”将下巴压在裘克的头发上,绅士好奇的问。


“观察今晚烤肉的食材。”


“喔⋯⋯不对,什么???”等等,你要烤哈斯塔??


“今晚新来的说是过什么中秋节的,有甜食和烤肉。”说罢,继续虎视眈眈的看着哈斯塔的脚。


(二)


黑白无常看着各式各样的食材,满意的点点头,但看到那一堆触手的时候还是傻了一下,转过头下意识的看向一边的哈斯塔。


只看到旧日支配者一副你们要用就用吧,接着操控触手把某个小疯子捆起来狠狠的撸了一把手感不错的红发来降低莫名哀伤的情绪。


而被放下来的裘克顶着鸟窝头很生气的无限拉锯追着哈斯塔。


然后一不小心撞到前来碰瓷的雾隐杰克。


两人行就变成了三人行。


(三)


看着吃的双颊鼓鼓嘴上带着油花的小丑先生园丁小姐和医生小姐忍不住轻笑出声,医生小姐边笑边递出一块小帕子,却被开膛手先生拒绝了。


杰克拿着自己的手帕擦拭着大花猫的脸,看着明显圆了一点的脸颊,讥笑,“小疯子你在吃就要变成小胖子了。”


“死竹竿⋯⋯泥素欠能怼素不素?”小胖子含糊不清的抗议,死竹竿扬起眉毛,笑语,“是挺欠人怼的,那你晚上要来我房间怼我吗?”


看着明显听不懂话中含意还一副跃跃欲试的裘克,新来的约瑟夫吃着烤串开始思考要不要告诉这位单纯的前辈实情来着。


话说这烤串真好吃。


(四)


军工厂小门那女孩们坐在一起欣赏从来没有仔细看过的月亮,边窃窃私语不知道讨论些什么。


裘克则很认真的护住刚刚小黑小白给的月饼,假肢踹向刚刚偷了好几块月饼的杰克,护食的模样让开膛手更有手贱的倾向。


约瑟夫则在一边东拍西拍的,还不时溜进镜相世界去偷块月饼,然后出来看着两位快打起来的前辈斗嘴边啃着刚偷摸出来的月饼。


哈斯塔慢悠悠的和女士们学做月饼,在杰克不爽的目光跟裘克高晶晶的眼神下把刚出炉的月饼递给小疯子。


小黑小白在一边咏诗,“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入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这诗句是颇唯美的但全场除了跑遍全世界的冒险家其他人都一脸茫然。


透过监视器看着的庄园主对自主性罢工的众人无奈的叹口气,关掉监像跑去找夜莺女士蹭吃的了。


不过黄衣之主的武器还可以这样用,学到了,下次比赛结束就收集起来拿去烤着吃好了。∠( ᐛ ”∠)_


-END-


烤黄衣了解一下。(被二连。


大家中秋节快乐!最后一天的假日被我睡了一半了。(捂脸


还有约咕咕真的⋯⋯好矮。(被捅

我只是想写甜食文!(x

·昨天太累直接死在床上,所以忘记更了。(捂脸。


·大家来吃甜食!肚子饿了别吃我!快到晚餐时间了!(?


·些微CP表现,至于有哪些?我只会码杰裘而已呀。(?


·今天整天被左轮手枪帅炸。


·明天码中秋节贺文,D5里月神兔子感觉好(好)可(好)爱(吃)((魔鬼


·今天会双更,大概。


·ooc我的嫁,喷子退散!


———————————————————


欧利蒂丝庄园的屠皇是个重度嗜甜患者。


这可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事。


今天是裘克和美智子例行的甜点交流日。


享受口中散开来的甜腻,小丑先生看着被自己挖了一小口的艺术品,神色中的惊艳大大的满足了美智子小姐的虚荣心。


一朵朵的小花儿乖巧的排在瓷盘上,有粉、有黄、有蓝、有白,小小的春宴在瓷盘上展开。


“美智子⋯⋯这个是什么玩意儿?”咬着竹叉子,裘克粗声粗气的问,但眼睛的小星星充分表达对这东西的喜爱。


“这是妾身家乡的甜点,裘克先生喜欢的话可以带一些回去?啊⋯⋯对了。”展开扇子掩住上扬的嘴角,红蝶轻眨了眨眼,像想到什么,站起身,从厨房拿了盘东西出来。


竹叶编的小船里,半透明的圆球物晶亮晶亮的,土黄色的细粉混着黑色的液体淋在上面,一朵粉色的小花若隐若现。


“这个叫做水信玄饼,妾身试了很久才成功的,尝尝看?”将小船放到小木桌上,美智子优雅的坐回了原位,看着陷入两难的裘五岁,善意提醒,“水信玄饼如果放太久会融化的,不如裘克先生先吃吃那个吧?”


话语刚落,就已经看到对方已经手起汤匙落了。


吃甜食的样子跟小孩子一样呢。


挂着无奈的笑,美智子小姐轻扇了扇扇子,拿起小竹叉也开始细细的品尝起来。


甜密的豆沙在口中扩散,麻糬皮吃起来软糯软糯的在舌尖上化开。


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厨艺了。


———————————————————


裘克对这像水的东西很有兴趣。


冰冰凉凉的,一放到嘴里就化掉了。


不自觉地眯起眼睛,紧绷的情绪被甜味放松下来,现在的他像在晒太阳的猫儿,放松、没有戒心、毫无防备的把弱点露了出来。


看的刚结束游戏路过厨房的杰克忍不住走过来伸手揉了一把对方的后颈。


美智子小姐一脸习以为的看着裘克反手甩了绅士一巴掌,绅士挨了一下后回咬了疯子的脖子一口,两个人就这么扭打了起来。


“这打架方式,好像小狗,话说他们俩打架的方式越来越有往动物的方向发展了。”自言自语的感叹,看着在那边咬来咬去的裘五岁和杰五岁,红蝶小姐端着热茶轻啜一口。


然后插起一小块糕点吃了下去。


至到眼前两位打着打着莫名奇妙吻起来红蝶小姐才端起空盘和空茶杯放到了洗碗槽里然后顶着般若相飞去找瓦尔莱塔。


啧,辣眼睛。


——————————————————


“你看我丑爷对甜食还是很挑的!”


“是不错,看来你只有选我和选甜食的方面有天赋,其他的审美观跟味觉都有严重的问题。”


“⋯⋯想死早说,老子送你下去。”


“不,我要下去也会拖你一起下去的,小疯子你放心吧,毕竟这可是绅士礼仪。”


“这TM是什么狗屁回答?”


“这才不是什么狗屁回答。”很顺的吃了裘克正要吃下去的水信玄饼,杰克伸出手指抹掉对方沾满嘴角的糕点屑屑,伸出舌舔的一干二净,“我这可是怕某个每天晚上会做恶梦,成天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其实很怕孤独的小矮子在我离开后没人陪而哭死呀。”


“⋯⋯”


“耳朵红了哟,宝贝。”


“噁心死了,这什么绰号?还有老子耳朵才没红。”


“不然亲爱的?”


“你还是叫我宝贝好了。”


-END-


嗯⋯⋯其实是想码最后那一小段对话。(被打


美智子小姐表示狗粮好多,不想吃。


这几天一直吃肉,又要胖了。


晚一点可能会放校园paro的?试胆大会了解一下。


又接到管方通知了,杰裘分数又上升了呀!!!!(原地爆炸

某年某月某日某座庄园里某位绅士和某位疯子的故事。

·细节是什么?我才不去⋯⋯我错了,我码完后去用静茹姐姐的勇气看一下,中秋节放假来抓虫QAQ


·大家都知道自己是游戏角色设定。


·看标题识Cp,ooc我的嫁,喷子退散!


·我一个咸鱼蛇竟然会有100关??突然喷泪。(?


——————————————————


(一)


身为一个监管者,或着说程式代码,裘克一“出生”就有许多记忆。


包括电锯的使用方法。


每次只要游戏一开始他就有股被人控制的感觉。


每个控制者的技术都不一样,有些烂的炸掉、也有些好的不得了。


话虽如此,不过一裘克看到那满满一墙的MVP心情还满不错的。


(二)


身为一个开膛手,也可以说是监管者,杰克必须说自己爱的其实是鬼影披肩。


这是来自于一整天下来MVP两三个但他的手快断掉的感想。


喔,然后那个欠人揍的蠢小丑的嘲讽害他更有想抡人的冲动。


不过为什么各位女士溜人特别厉害??全部都带巨力是怎样?


男士们,你们的角色是不是有点错误了?


盲女小姐都可以撑三分钟了,那边那位前锋,你才一分钟不到就跪了呀喂!


(三)


疯子跟疯子本该是天生一对。


虽然当英国绅士说出这句话时,美国小丑是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对方的。


而绅士则笑容满面的把小疯子的面具拿了下来,然后吻了上去。


看着被吻的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的小疯子,杰克低笑了一声,就开雾隐溜了。


他们今天很难得的把礼拜四那最珍贵的休息时间用掉了。


据求生者们八卦,一大早就看到屠皇先生发出气急败坏的声音拿着火箭筒追着某位业绩垫底现在正呈现雾隐的开膛手先生。


(四)


杰克正和坐椅子的奈布闲聊。


“我深深觉得这次这个是位直男。”上一局才被放的佣兵表示,双眼则充满同情的看着跑不停的小艾玛。


“看的出来,毕竟他现在很认真的在守尸,就算你还被绑在地下室,话说⋯⋯艾玛小姐妳不晕吗?”看着一直被迫绕圈圈,一脸快哭的小园丁杰克终于出声了。


“我很晕!当然晕!!杰克先生快把我打趴!我不想跑了!!”小园丁炸毛了。


“很抱歉,我没办法,因为操控者不打。”


“mmp的,哇啊啊!!这个操作者是怎样??杰克先生你走慢一点呀!!”已经快累死的小园丁现在只想被挂椅子休息一下。


我已经跑了两圈地图了!我要休息呀!!


(五)


其实撇开手快断掉不说,杰克觉得新出的双监管者不错玩的。


因为这代表除了交班、礼拜四少的可怜的休息时间他又多了可以和他家那位爱炸毛的小疯子有相处的时间。


“伪绅士,请问你和你的操作者有什么毛病吗?”拎着最后一位的特蕾西气球,小丑一脸嫌弃的看着绕着自己的开膛手。


“喔⋯⋯这我是不知道,但我觉得他好像在讨好你的操作者。”露出了笑容,杰克凑了过去,把对方的面具拿下,看着湛蓝的眸子杰克眨了眨眼,微微拉起自己的面具露出薄唇亲了下对方,“而我呢,也是在讨好你,并不是有毛病知道了吗?”


吓的裘克一个松手让机械师挣脱下来。


而屏幕前的两位玩家————?


“这是⋯⋯亲了下去了吧?”绑着麻花辫的女孩嘴角极度扭曲的看着一边绑着马尾的男孩。


“对,你没看错,不说了,这Bug我先截图为敬。”男孩的手指像抽筋一样疯狂的各种角度按截图。


当时同舍的宿舍舍友表示⋯⋯看到黑暗的房间有两个笑容扭曲还被手机蓝光照的人脸惊悚效果百分百。


-END-


昨天的那个牙白的梗,下收———。


裘克伏在床上那人身上,尖利的牙齿就着舌有些不熟练的解开扣的整齐的衬衫,唾液印出灰白色的小印子,东一块西一块的,每解开一个扣子那若有似无的银丝连带着牵出。


被绑住双手的杰克边思考自己是不是故意放置对方太久了,边欣赏对方主动的模样。


半裸着的上身布满烧伤的痕迹,优美的肌肉缐条把这身躯用的像艺术品。


就算这艺术品有所残缺也不影响开膛手的喜爱。


更何况他更喜欢有残破美的艺术品。


那头红髪此时埋在自己的跨部,绅士先是听到一阵细微的金属碰撞声,才听到小疯子调侃的语调。


“没想到呢,狗绅士你竟然还会石更呀?你这几个礼拜的态度害我以为你阳萎了呢⋯⋯。”

微尖的指甲轻刮搔着马眼,裘克轻吸了一口前端,看着脸色铁青的杰克心情特别愉悦。

“想要的话,求我?”


“⋯⋯拜托,把绳子解开。”毕竟是自己先惹的,况且对方难得的主动已经让他很满意了。


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手腕,将两人的上下位置换了一下,伏下身吻了上去。


反正⋯⋯等一下在让他哭着求饶回来不是更棒吗?


——————————————————


我发现让裘克主动是非常美好的事。(?


然后中间艾玛小姐疯狂转圈圈是真的发生的事。


和朋友开黑,她玩奈布我玩小特,我认真解机、自立更生解完两台然后她被放在地下室,她就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位园丁小姐在杰克旁边转圈圈死都不救她。


唯一有改的就是杰克有把她打了,然后挂到旁边的椅子。(莫名觉得结局正确


结果那一局小特连走都不用走,新版的代步工具了解一下。(不是


最后我问一个问题⋯⋯上次看到有一个实况主把奈布放椅子,然后把空姐放生了,有好多弹幕说为什么不放奈布?刚刚空军有开枪吔?


对,我想吐糟的是开枪这点。


⋯⋯空军玩家表示,你救人不开枪拖时间你是要留着过年还是打分手炮的?(._.)

棒/状/物,啊嘶⋯⋯。(注意点错误


还有这两只大可爱的组成成分除了恐怖电影我觉得有点谜其他的我认为很合。(正色

午茶时间。

·心肌梗塞文了解一下。(x


·各种杰裘、各种洒糖,我真心觉得这两个皮肤都好童心,超可爱。(捂脸


·糕点师x童年回忆。


·学生paro想不到梗所以就先码这篇了。(捂脸


·其实这是美食文(x


·ooc我的嫁、喷子退散!


—————————————————


(一)


小童年很喜欢看糕点师做甜点的样子,所以有时候会跑来厨房帮忙。


纤长的手指熟练的打开蛋壳,半透明的液体包裹着小小的太阳滑到玻璃碗中,砂糖的沙沙声至耳边响起,拿起打蛋器,轻脆的撞击声有节奏的响起,欢快的歌声从糕点师嘴里溜出,一边的小童年则小心翼翼的量着黄油的重量,身边放着几朵娇艳的玫瑰和几个小罐子。


这是糕点师说要拿来做甜点的。


偷偷的摘了一片花瓣,小家伙像小偷一样偷偷摸摸的咬了一小口。


“糕点师⋯⋯这个不好吃,真的要加到甜点吗?”吐着舌头,小童年皱着眉头,手边拉着粉紫色的衣角边向糕点师抱怨。


“呵⋯⋯小傻瓜这不是直接吃的,你直接吃当然不好吃呀。”拍了拍对方软呼呼的脸颊,糕点师拿起一边的玻璃小罐,小汤匙轻勺了一些内容物然后凑到小童年嘴边,“吃吃看?”


“⋯⋯好吃!好甜!”玫瑰的软香从嘴巴散开,小童年眼睛一亮,糕点师轻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对方的髪丝后转身继续处理玻璃碗要制作蛋糕胚底的原料。


将酒红色的面糊倒入心型的模子里,设定好了时间后,他赞赏性的拍了拍弄好甜牛奶的童年的髪丝,小童年露出开心的笑容抱了对方一下。


(二)


先将软化的马司卡彭乳酪加入原味酸奶、荔枝酒、柠檬汁和刚刚给小童年试吃的玫瑰酱用抹刀拌匀。


碗中的乳酪糊呈现淡粉色,手指轻沾了一些抹刀上的甜酱喂给一边一副馋样的小童年,顺便偷了个香,糕点师把鸡蛋的蛋白弄到另一个小碗里,把蛋黄放到小童年先用好的加了甜牛奶的小锅里,打开小火,煮了一小会儿把泡好的鱼胶片放了进去,然后制止了某位一直偷吃的行为,


“在吃等一下的点心会吃不下的,如果亲爱的你没吃完我会很伤心的⋯⋯。”


“对、对不起。”还道歉性的吻了一下。


赚到一个吻的糕点师心情愉悦的弄好了慕丝酱,从冰箱拿出心型的蛋糕胚,糕点师就着模子小心的把慕丝液倒了进去,再度把蛋糕放到到冰箱里。


“亲爱的你还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嗅着带着甜香的发丝,糕点师抱着小童年在摇椅上晃呀晃,小童年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饼干和⋯⋯奶茶?我要加那个香香的果酱。”


“好、好、都听你的。”又抱了一会儿,糕点师才示意对方起来,乘着等蛋糕凝固好的空档开始着手恋人还想要吃的甜点。


空气中弥漫甜香和玫瑰的清香。


小童年还在门口很尽责的挡住了想进来蹭食物的哥哥们。


(三)


圆圆的小饼干散发诱人的香气、香纯的奶茶升着袅袅白烟、做为主角的玫瑰蛋糕上面装饰着各种莓果还有几朵干燥的玫瑰花苞。


银白的刀刃切了一小片蛋糕,旁边放了几片小饼干,将白瓷盘递了过去,糕点师抱着开心的吃着甜点的小童年,看着领着稻草人进来的金纹喊了声,“大哥。”后就继续抱着小童年在摇椅上晃呀晃的。


耳边陆陆续续的传来其他人的声音。


裘克和囚徒斗嘴斗着斗着就莫名奇妙变成囚徒调戏裘克的声音加上雾鹗跟杰克的劝架声变成掐架声。


白纹和歌手则在那边唱着歌,柔柔的情歌是满好听的。


“本来是想和小童年独处的⋯⋯,这些笨蛋哥哥⋯⋯。”


把下巴压在小童年肩上,糕点师轻晃着摇椅,嘀咕。


小童年轻拍了拍对方环住自己腰的手,侧过头偷吻了一下后装的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吃蛋糕。


糕点师愣了几秒后把脸埋进对方的背上开始无声的尖叫,耳尖涨的红通通的,看的一边的金纹忍不住发出揶揄的笑声。


-END-


对,是的,其实我只是想打玫瑰慕丝蛋糕的制作方法。(被打


还有不负责任的放闪(?


最近都没梗我要哭了。(暴雨式哭泣


弱弱的问一下,有没有人想点文的?(顶锅盖飞速逃离

Cherry hunt (杰裘)

·吧台侍者杰x歌女裘。


·裘克自认单恋(暗恋)的明恋跟杰克只有当事人不知道的明恋。


·我觉得我不打BL好对不起自己,所以就玩女装play了(x


·女装大佬有,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嘛有,私设一堆有。


·有没有大佬也要打打看这个梗??


·ooc我的嫁,喷子退散。


———————————————————


他是不夜城里的红玫瑰。


也是众星拱月的出名歌女(手),基本上,只要他要,勾勾手指就会有男人自动上来。


但他发现⋯⋯只有他在自己成名后疏远了自己。


———————————————————


微卷的长发披散于肩头,青年熟练的穿上殷红的马甲,绣着黑色蕾丝的澎澎裙勉强包住挺翘的臂部,尽剩下一只的腿套上了黑色丝袜,裘克懒洋洋的拿起化妆品,对着镜子画上淡妆。


周围人来人往,唯一的共同点都是女孩,自己这个男的竟然可以融入在女人堆里裘克觉得自己真厉害。


周围的女孩们笑语吟吟,有的穿着火辣来展现美好的身材、有的浓妆艳抹身上戴着各式珠宝、有的还打扮成侍女的样子,手上端着各种化妆品。


这儿是干不法勾当的聚集地,在这个疯狂的王国里,只有黑夜,没有白天,天一亮,大家的王国便隐形起来了,因为这是一个极不合法的国度,没有政府、没有法律、不被承认、不受尊重,王国中有的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国民。


踏着优雅的步伐,裘克轻抿了下唇,钢琴手已经就位,刺眼的聚光灯照射着舞台,看着台下形色各异的人,裘克勾起慵懒的笑,轻启唇,中性的嗓音唱着情歌,温柔缠绵的节奏勾的人心飘飘的。


但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一直到曲终前表演者的目光一直在注意同一个方向。


——————————————————


曲终人未散,裘克挂着笑容,各式鲜花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男男女女的目光有爱慕、有崇拜也有的带着情欲的,他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周围的侍者见状立即上前,有些阻挡着人群、有些护送歌女离开。


而回到避风港的裘克见着自己房间多了一个人也只是打了声招呼,确认房间锁好了就自顾自的开始换起衣服了。


“我说⋯⋯我们的头牌”歌女”先生,你就这样大喇喇的在一个成年男子换起衣服没问题吗?”奈布将下巴靠在椅背上,湛蓝的双眼半眯起来,裘克回了个中指,穿好裤子后披上了件衬衫就整个人躺在沙发上,随手拿了颗樱桃丢到嘴里就咀嚼起来。


“反正都男的你在计较三尛?话说你怎么有空来?那位大小姐呢?”想到那位看起来正直但其实蠢萌蠢萌的女孩,裘克一脸茫然。


灰色地带的有名的老大和白道警官家的独生女相好了⋯⋯当时可是闹的沸沸扬扬的呢。


“玛尔塔吗?喔,她出门了,所以我就偷跑来玩了呀!”理直气壮,毫不心虚。


“你就不怕我告状?”吐出个打结过的樱桃梗,裘克把樱桃梗放到很习惯的伸出手的奈布手上,坐起身走到梳妆台边开始卸妆。


“你就不能看在我处理了一堆针孔摄影机的份上口下留情吗?”不得不说,这房间的防卫可真差,丢掉樱桃梗的奈布回答。


“当然可以。”转过头,裘克托着腮问道,“所以⋯⋯你到底来干嘛的?”


“来看你和那个酒保的进展如何?艾玛她们很好奇呢。”直白的翻译就是我是来听八卦的。


“⋯⋯男人都是垃圾。”


“喔,歌女先生请别这样,我可不想跟他同一挂,嗯⋯⋯换个说法,他知道你是男的了?”


“⋯⋯他知道。”说到这,裘克明显的皱起眉头。


“啧啧,这真令人堪忧呀。”说着,还非常欠打的晃了晃手指。


“讲完了就快滚。”歌女一脸你在不滚我就抽你。


“好、好,我滚,还有,艾玛要送你的东西在桌上,记得看呀。”黑道老大朝歌女抛了个媚眼,歌女则露出嫌恶的表情,静了片刻,两人笑成一团。


最后奈布要走的时候,还提了一句,“叫你老板把这的防卫系统检查一下吧,看我直接从窗户爬进来的时候都没人发现来着。”


“好啦、好啦、再见。”丢了个白眼给越来越老妈子的某位,裘克关好窗户,拨了拨一头红发,拿着空着的小碟子走了出去。


对,他的衣服还是没扣。


—————————————————


杰克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喝的醉醺醺的头牌歌女。


“我说呀⋯⋯呃,你这个伪绅士为什么⋯⋯呃!不喜欢我?是因为我是⋯⋯呃嗝,男的吗?”抬起头,手上还拿着还没喝完的长岛冰茶,裘克嘀咕着,生理性的泪水爬满了脸颊,他抽了抽鼻子,嘴微微扁起,一副受到莫大委屈的小模样。


在刚刚瑟维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一脸”我只能帮你到这了的表情”并指向了吧台最角落时他应该就要有心里准备了。


虽然自己和这小鬼的关系大家都知道,偏偏就是当事人不清楚。


“我什么时候说不喜欢你了?”酒保拿走了对方喝到一半的酒水,亳不犹豫的倒掉并重调了一杯天使之吻给对方。


“因为⋯⋯嗝,因为、你都不理我⋯⋯讨厌、你最讨厌了。”在对方递酒过来的手上狠咬了一口,杰克无奈的揉了对方的发丝几把,那尖牙才有放开的倾向。


“你确定不是你先不理⋯⋯怎么了?”酒保面无表情的看向打断自己的同事,瑟维耸耸肩,道,“有人点环游世界给我们家的头牌先生,我看他都醉成这样还是交给你好了。”


末了,还补充一句,“你应该知道点这酒的意思吧?”


“⋯⋯废话。”咂了咂嘴,杰克眯起双眼,像在变把戏似的,各色的酒液划出完美的弧度,从口袋掏出了打火机,把手中冒着火苗的小酒杯拿给在一边待机的瑟维就继续听喝飘的歌女先生抱怨了。


吹了口哨,同事拿着B52递给叫酒的人,露出了笑容,“Sorry,看来那位男士并不领情呢,当然,希望先生你也有绅士风度?”


——————————————————


哭完就睡,没有任何的危机意识,非常容易被捡尸的类型。


将红色的绒毯披盖到对方身上,整理完吧台的杰克坐在裘克身侧托着腮,将还没喝完的天使之吻一饮而尽。


“裘克做我的恋人好不好?”


“⋯⋯好。”听对方发出不知道是有听到还是没听着的回应,酒保露出满意的笑容,吻了下对方的额。


清晨的阳光透过小窗洒进室内,杰克将玻璃杯洗好擦干后把熟睡的歌女打横抱起,哼着情歌缓步走回休息室里,把人放到床上,反锁好门,挨着对方就睡了过去。


——————————————————


裘克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鲜红的眸子。


杰克见对方愣头愣脑的反应忍俊不禁,轻笑出声。


“你、你、你!!??”


“我、我、我,有需要这么惊讶?”把对方摁在怀里,他揉着手感极好的卷毛说道,“你向我表白了、还接受我的酒,我们已经是恋人了,这样有什么问题?”


“我怎么没印象?”


“我有印象就好,那么⋯⋯接受天使之吻的头牌先生。”在耳边低语,好听的笑声溜入裘克耳中,“愿意赏个吻吗?”


-END-


来科普一下,B52轰炸机是种回呛酒,意思是我对你没意思,快滚。


而长岛冰茶跟环游世界都是失身酒的一种,男生送女生是指我想带你回家,反之,是我对你有意思,但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天使之吻是称赞对方纯洁可爱跟可以吻我一下吗?的意思。


对,我就是拿这些酒来发展剧情的。(被打


喜欢这种有时候傻傻的裘克。


做为一个彻底偏楼的咸鱼,我表示⋯⋯有大佬要写看看的吗?(正色


今天去拔智齿,好痛嘤嘤嘤嘤qq


明天打互绿校园(?)有谁有学院梗的?求提供qqqq

我想不到标题,干脆不打了x

.没有甜,我们来打灵异事件!(?


·对,我发现cherry hunt被我码成长篇结局的诡异发展,所以我决定来码奇怪的日常了。(远目)


·中秋节快到了,到时候来码一篇烤章鱼的贺文好了。(触手二连)


·ooc我们嫁!喷子退散!


———————————————————


周四一大早,月亮河公园就传来某个人的欢笑声。


裘克一脸愉悦的坐在旋转木马,耳边传来阵阵欢快的音乐,去掉厚重的戏服和庄园主布上的幻术,小疯子现在看起来就跟平常那些求生者一样。


他才不会说自己想玩这个旋转木马很久了,每次看到那群小鬼玩的开心的样子他总莫名羡慕。


所以他以一个礼拜的糖果来换取在月亮河公园一天玩所以设施的机会。


杰克和哈斯塔像带小孩来玩的家长,坐在一边的长椅上看着玩的很嗨的裘克,杰克咂了咂嘴道,“都多大的人了,玩小孩子的东西还那么开心,还有你为什么要跟来?听里奥说你昨晚没睡不是吗?为了业绩那么拼?”


看向电灯⋯⋯喔,不对,是哈斯塔,开膛手露出关爱的眼神看向黄衣之主,黄衣之主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对方,回答,“孤并不需要睡觉,还有孤是去帮小家伙代班的,孤的业绩就算在低也会比汝高的,不用汝担心。”


想到前几天对方很开心的跟自己说他跟庄园主的交易,在昨天看到排班表后自己就帮小家伙把晚班全揽下来的。


好不容易可以休一天假结果被这整人般的排班弄的要死不活的小家伙肯定会炸毛的。


“⋯⋯小疯子!你不是想去鬼屋吗?再不走我就不陪你去玩了。”做为一个有良好教养的绅士,杰克决定去找那个笨蛋疯子而不是回这讨人厌的章鱼的回答。


“好!我们去鬼屋!谁先离开谁是狗!”跳下了木马,裘克一蹦一跳的拉住杰克的手,朝哈斯塔挥了挥手,旧日支配者见状,站起身,缓慢的移动过去,手很自然的握住裘克空出的另一只手。


开膛手嘁了一声,利爪向后一挥斩断后边偷袭的触手。


所以说,章鱼这种东西乖乖待在厨房或水族箱就好,没事来什么庄园呀??


就算小疯子主动牵了我的手我心情还是很不好的!


在某处看着投影的庄园主表示——为什么开膛手今天笑容颇有股变//态的感觉呢?

——————————————————


裘克觉得自己现在十分不妙。


对,没错,他在这个自己不知道来了几次的地图跟另外两外走散了。


最奇怪的是他身前这一位自己从来没有看过的女孩。


女孩睁着大眼,半个身子躲在柜子中,她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好奇的问,“大哥哥,你也在奇怪的人追着吗?”


“⋯⋯奇怪的人?”小丑愣了一下,女孩点点头发出咯咯的笑声,“拿着恐怖的东西的怪人!他们都好高、好高!我怕被抓到所以就躲在柜子里⋯⋯他们来了!大哥哥你也快点躲起来吧!!”讲到一半,女孩神色慌张的说道,裘克还没反应过来柜子门就被对方关上了。


周围弥漫着浓雾。


“学狗叫一声,我再听你解释。”


裘克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伪绅士,很敷衍的汪了一声,道,“伪绅士,你开一下柜子门好不好?”


虽然不太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杰克还是把柜子门打了开来。


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一边的哈斯塔只见裘克脸色一变,他思考了几秒把裘克抓了起来扔到杰克怀里,说了句快走人就朝门口移去。


杰克被弄的一愣一愣的,但看到怀中人直打哆嗦脸色异常苍白的样子,开膛手觉得自己还是听哈斯塔的话好了。


——————————————————


裘克一直到回到了宿舍才开口。


“喂⋯⋯伪绅士,你刚刚开柜子什么人都没看到,对吧?”


“是的,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刚刚,才在那跟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女孩说话。”


“刚刚你开了柜子,我看到她的尸体。”


血肉模糊,不成人样,尸////体张着嘴唱着童谣,诡异的笑声是童谣的节奏,而这恼人的声音一直到他踏出门口的那瞬间才停止。


“⋯⋯小白痴,一定是你看错了。”安抚性的搂住发抖的家伙,杰克在小疯子额上落下一吻,对着真的被吓到的人,开膛手的声音放轻了许多。


“去厨房找瓦尔莱塔拿点心吧,我那份就给你吃了,所以别害怕了?”


僵硬的点点头,小丑几乎是用拖着双脚走向厨房,开膛手瞟向一直没说话的哈斯塔,哈斯塔看着对方求解释的眼神,回答,“孤也有看到。”


但他只以为是具普通的尸/////体而已,对于小家伙这么惊恐的反应他也不太明白。


———————————————————


后来详情杰克是从求生者们口中得知的。


月亮河公园是有几件奇怪的事情。


在求生者们用的一项逃脱能力里是可以看到其他求生者的。


不过在月亮河公园的柜子里他们都看不到同伴,只会看到一名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的女孩,打开柜子的时候显示着女孩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


而且地下室会传来阵阵童谣的声响,越靠近越大声,胆子小的求生者都不敢下去。


后来在某次投降后,一个浅粉色的女孩从自己面前笑着逃离让他彻底确定有一位不速之客的存在。


开膛手跟裘克换了双监管者模式的班。


虽然小疯子还是不敢接近游乐场但气色倒是好了不少。


一开局杰克就直接往电话亭走去,黄衣之主也没拦他,自己先去锤人要紧。


开膛手拨通电话,笑容满面的问了一句,“限你三句以内解释清楚小疯子为什么吓成这样,不然我就去把你的庄园砸了。”简洁有力的威胁听的庄园主心里mmp。


护短狂魔是不能惹的,庄园主表示。

-END-


打完了,勉强日更。(不是


只是突然想到月亮河公园的彩蛋所以就码了这篇了。


个人觉得,再这么不怕血腥场面,但对好兄弟可能还是会怕的吧?(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结局没猜到吧?(被打


可能有点乱,因为我好想睡觉。


今天码了好多字,手要抽筋了qAq


这后记花了我快六分钟。(?


诸君,晚安!

I want to dance with the devil.(杰裘)


·医生作者x、根本没有什么戏份的杰克和可爱的(?)病患裘。


·英文翻译是去网路直翻的,所以文法十分微妙,没办法,我英文不好。(泪流满面(?


·排版跟平常不太一样,在下打有病向(?)的文习惯这种版面,因为可以打的比较短小x


·疯狂转视角再度上缐,我已经呈现我到底打了什么东西的心态了。


·ooc我老婆,喷子退散!


————————————————————————


(一)


有着鲜红髪丝的少年拿着蜡笔在洁白的床单上画画,红艶的色彩有些刺痛观看者的双眼,少年倒是不受影响,还不时看向一旁,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知道他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


(二)


我是046的主治医生。

我可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会让这15岁上下的孩子被关在重症监护室,当初拿到病历资料时,患征内容上写着病患患有重度的幻想症和人格解离。


(三)


裘克有时候会在杰克不在的时候拿红蜡笔在脸上画大大的笑容。

那个跟杰克长的有点像的医生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杰克喜欢。”我这样回答,“杰克说喜欢我笑的样子。”

见他满脸茫然的样子,我补充,“杰克跟你长的有点像,但杰克比较帅。”

喔,自己好像看到那笑容突然扭曲了一下。


(四)


那孩子今天很高兴的拉着我的手说要唱歌给我听,眼中的期待让我不太忍心拒绝。

反正等一下也没事,就留下来吧。

“Places, places(岗位 岗位)

Getting you places(待在你的岗位)

Throw on your dress and put on your doll faces(穿上洋装 带上可爱的娃娃脸)

Everyone thinks that we're perfect(每个人都认为我们很美满)

Please don't let them look through the curtains(拜托别让他们透过窗帘看见真相)”还未进入变声期的嗓音唱着,这孩子穿着跟护士们要来的洋装,微长的卷髪绑成了可爱的双马尾,不仔细看还真的像可爱的小女孩。

前提是要擦掉脸上夸张的笑容涂鸦。


“Picture, picture, smile for the picture(拍照 拍照 对相机微笑)

Pose with your brother, won't you be a good sister?(快来跟哥哥合照,妳难道不想当好妹妹吗?)

D-O-L-L-H-O-U-S-E(洋-娃-娃-之-屋)

I see things that nobody else sees(我看见的事是别人看不见的)

D-O-L-L-H-O-U-S-E(洋-娃-娃-之-屋)

I see things that nobody else sees(我看见的事是别人看不见的)

I see things that nobody else sees(我看见的事是别人看不见的)”唱着唱着,他突然站了起来,伸出双手,不知道牵住了什么就自顾自得开始跳起华尔滋。

诡异的歌曲继续从孩子口中吐出,我只能在一边看的一愣一愣的。

这孩子⋯⋯是真的生病了吗?

还是⋯⋯他说的都是真的?


(五)


杰克拿着手帕一脸无奈的擦掉我脸上的”笑容”。

“小疯子,我有没有说过,你不需要这样做?”

我点点头,看着他,眼睛轻眨了眨,“可是我想让你一直喜欢我。”

想要他一直陪着我、想让他不要离我远去。

孤独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Drunk Mommy takes a knife and kills daddy.(喝醉酒的妈咪拿起刀把爸比杀//了。)”

“The crazy brother jumped out of the window.(疯掉的哥哥从窗户跳了下去。)”

“Red、Red、Red、Red、Red、Red,jam covered the doll house.(红色的、红色的、红色的、红色的、红色的、红色的果酱涂满了娃娃屋。)”

“The poor baby was shut up in the attic.(可怜的娃娃被关在阁楼里。)”

“It's so dark.、It's so dark.、It's so dark.,I'm scared.、I'm scared.! ! !(好黑、好黑、好黑、我好害怕、我好害怕!!!)”


(六)


眼前的少年崩溃的大叫,瞳孔疯狂的收缩着,我急忙抱住他,小疯子尝试想抓住我,双手却穿过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我不抱不到你?”我感觉到胸口的衣服湿湿的。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要怎样才可以碰到你?”声音带着哽咽和质疑,小裘克红着眼,不解的看着我。

“我不想要孤单一个人。”

豆大的眼泪滑落眼眶,我没办法说什么,只能拍着他的背,努力安抚着他。

死亡,我并不想要看到发生在他身上。


(七)


鲜红侵占了眼中的所有视缐。

红发的少年躺在红色的血泊,洁白的墙上涂着红色的涂鸦。

“I want to dance with the devil.”

苍白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一把小刀握在他的手中,鲜红沾满了银白的薄刃。

“妳们TM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叫人来!!??”歇斯底里的喊着,我脱下医袍冲过去压住伤口,周围是护士慌乱的声音,手被红色沾的黏呼呼的,身边没有止血的工具,这只是。暂时的方法。

噢,我的老天,这把该死的小刀他到底是从哪弄来的?

拜托,我的孩子,请你不要这样开玩笑。

这并不有趣!!


(八)


自己被人紧紧的抱住。

“杰克。”喊着我的名字,他脸上的笑容十分单纯,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非常不好的事。

“我想和你跳舞。”

“⋯⋯好的,我的小疯子。”


(九)


月光下两个身影跳着华尔兹。


脸上的笑容是多么温柔。


-END-


以上为听Doll house想出来的产物,虽然我也不知道这跟文有什么关系,但你可以想成这歌是裘家里的影射。


我打到快认不出来红这个字了。(作死


结局强行HE(比心


打完后我表示也不知道我打了什么。(安祥


公开表演=公开处刑

·黄杰裘修罗场,多Cp注意。

·现代paro,没有什么庄园、马戏团、开膛手,大家都是普通人,就杰克家境比较好这样。(?)

·细节什么的不重要!(不是)

·我发现我适合写会让人心肌梗塞的文,贬义的那种。(远目)

·改了前面几篇不顺的地方,静茹姐姐给的勇气要没了。

·龙沛沈依旧好短。(?)

·ooc预警,喷子退散。

—————————————————————

特蕾西很认真、很认真的在压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别忍了,小心内伤。”这句来自一脸厌世的用着女音的裘克。

“噗哈哈哈哈哈!!咳、咳,我的妈呀、哈裘克穿着基佬紫的礼服哈哈、最溜的是竟然,咳、毫无违和感啊哈哈哈!!”倒在地上打滚,一头金发被弄的乱七八糟,特蕾西现在完全不顾形象的样子让裘克的表情更厌世了。

等杰克出来后裘克也加入了大笑的行列。

不过考虑到这弄了老半天的头发裘克决定还是不要在地上打滚好了。

“哈、哈哈!这哪来的、哈,小妞呀?噗哈哈哈!!”捧住腹部,小瘸子笑的十分张狂,眼角带着泪花,旁边的特蕾西已经笑到岔气了连忙坐起来顺气然后继续笑。

绅士黑着脸赏了两人各一颗爆栗后理了理裙摆找了张椅子坐下去,就开始闭目养神,至于裘克的炸毛他只很平淡的回了一句,“再吵我就亲下去。”来到达静音效果。

特蕾西摸了下被打的地方没有说什么,只是摸出了手机,悄悄的拍了张照后传了聊天室。

————————————————

我儿子才不是吴克!:【照片】

我儿子才不是吴克!:不用谢我,叫我雷锋。

是奈布不是奶布:这什么?女装大佬们的休息室?233333

医者仁心、白衣恶魔:等等,特蕾西妳的V8放在哪?我需要。

我儿子才不是吴克!:床头柜的小盒子里,记忆卡在书桌第三格的柜子。

医者仁心、白衣恶魔:收到!

这么皮是欠人射吗?:好了,衣服都准备好了,到时候赌输的自己乖乖来拿,不来的我崩你一枪。

速度与基情:OMG,等等等等,校霸竟然!!!???【原地去世】

照瞎你的眼:我说你们都不去排队了?已经快到时间了,时间到了就不开放进出了哟!

最爱稻草人先生:已经在排了,人好多=3=

是奈布不是奶布:没办法,大家对这新来的和校霸、学霸的关系十分有兴趣。

这么皮是欠人射吗?:其实真正的吸引点是那位造成许多风光伟业的校霸要穿女装。

幸运值E:好了,诸君,别聊了,表演要开始了,还有要念白好恐怖⋯⋯。

————————————————

表演地点座无虚席。

接着,一道慵懒沙哑的女声让全场瞬间安静下来。

“试音、试音,1、2、3,外面的渣渣们全部都给老子安静,再吵表演结束我就去锤爆你的苟头⋯⋯好,很棒!表演开始。”

“等等,香奈儿,这是⋯⋯裘克的声音吗?”菲欧娜悄咪咪的问着一边玩精油瓶的奈儿,女孩思索了一下,道,“如果用删去法我要说———是的。”

至少她知道只有裘克的声音一年四季都哑成同个德行。

————————————————

“从前、从前,有一个温柔、善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孩,她叫做辛德瑞拉,因为母亲早逝所以父亲娶了个后母回来⋯⋯”小小声的念着,幸运儿眨了眨眼,手朝舞台的方向举起。

灰姑娘挂着异常温柔的笑容看向眼前气息条乱的后母跟努力压下嘴角的大姐和一边乖巧的二姐。

“以后请多多指教,”母亲大人”和两位姐姐。”行了个贵族礼,温柔但略为低沉的女声从杰克口中吐出,裘克轻咳了一声,懒洋洋的回答,“行了吧?去一边,别站在这,碍眼。”两侧的女孩发出娇滴滴的笑声,但仔细一听会发现特蕾西的笑声更大。

“可怜的辛德瑞拉,因为父亲在外面经商,所以除了父亲回来以外每天都会遭受欺⋯⋯呃。”

“辛德瑞拉!这边脏了快去打扫干净!”大姐指着脏掉的地毯,看着挂在母亲身上的灰姑娘。

灰姑娘挑起眉毛,虽然不乐意,但想到还在表演,偷了个香后就去拿工具来清理地毯了。

后母表示是哪个混蛋吹口哨的,老子等一下要锤爆他!

“后来⋯⋯跑⋯⋯不对,是和善的父亲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继母和继姐对辛德瑞拉的欺凌也更⋯⋯灰姑娘,注意一下,现在还在表演。”看着只差没有像无尾熊一样扒在裘克身上的杰克,旁白小天使决定出声制止。

下面的人快暴动了,你们都没感觉吗??

“喔,抱歉。”说罢,他放开裘克乖乖的去蜷缩在壁炉旁。

后母表示自己想自杀的心都有了。

“好,继续,辛德瑞拉所有华美的衣服、饰品都被继母继姐拿走了,可怜的她只能在壁炉边睡觉,身上因此布满脏污,被叽笑为灰姑娘。”

灰姑娘面无表情的扫着地,见到后母的时候挂着异常灿烂的笑容,当众又亲了上去。

在后台的哈斯塔十分冷静的折断笫二十根铅笔。

在台下的众人,特别是女士们异常的嗨森。

在两位女孩的搀扶下,后母红着脸喘着粗气道,“灰姑娘,今天的衣服快点洗,不然就别吃晩餐了。”

“没关系,我可以吃你。”笑意丝毫不减。

“你给我好好演!!!”

“得令,母亲大人。”

“咳,就这样,直到有一天,皇家突然寄了封邀请函来,王子要征婚了,看着姐姐们的装扮自己,灰姑娘露出羡慕的神⋯⋯。”

“不,其实我没有。”灰姑娘面无表情的打断。

“灰姑娘你安静,继续。灰姑娘露出羡慕的神色,她去问了后母,后母冷笑了一声,然后⋯⋯。”推了下眼镜,幸运儿默默的跑去后台。

裘克拿着碗青豆仁,一脸高傲的把青豆仁倒了下去,“要去舞会可以,但你⋯⋯”

“不,我说过了,我并没有想去,我只想在家和母亲您增进”感情”,并没有想见那个讨人厌的王子⋯⋯好、好,我闭嘴。”灰姑娘捂住嘴巴,一脸无辜。

“要把豆仁捡干净我才考虑要不要让你参加。”说罢把碗扔下,走向台边,面瘫式的念起旁白。

“灰姑娘在一边哭泣⋯⋯告非,会不会太没用了?不,当我没说,还有,灰姑娘你快给老子哭出来!突然,一阵雾漫出来⋯⋯。”

幸运儿穿着神仙教母的服装,喊了句,“巴啦啦小魔仙变!”

杰克看着幸运儿,一脸怜惜的小表情让幸运儿想把手上的魔法棒折了。

“好了,快去参加舞会吧,记得要⋯⋯喂!我还没讲完!!”一脸哀怨的走回去台边,幸运儿接过麦克风和剧本,继续说,“就这样⋯⋯灰姑娘如愿去了舞会,舞会许多女子围着王子,灰姑娘⋯⋯我不念了!你们自己爱怎样就怎样吧!”旁白小天使怒了。

大姐一脸愉悦的走上台,道“好,现在换我来实况转播了!现在王子走向了抱着后母的灰姑娘,然后———!”

哈斯塔瘫着脸揽住裘克的腰,讲了一句,“这是我的王妃。”来个公主抱就这样把人抱去后台了。

布幕拉下,台下沉默了一会儿,爆出了欢呼。

就这样,舞台表演完美落幕。

仅管裘克有一个礼拜一直囔着不活了也是后话了。

—————————————————

克利切几人看着身上的衣服,露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走了出去。

唯二幸俛的奈布和菲欧娜一脸幸灾乐祸的在一边狂拍了好多张照片。

-tbc-

如果哪里怪怪的欢迎说一下,好想睡觉,大脑要罢工了。


而且我爆字数了,夸我!(你快滚

最后,诸君,晚安。(比心

社团活动可是青春的代表!(下)

·黄杰裘修罗场,多Cp注意。

·现代paro,没有什么庄园、马戏团、开膛手,大家都是普通人,就杰克家境比较好这样。(?)

·细节什么的不重要!(不是)

·我发现我适合写会让人心肌梗塞的文,贬义的那种。(远目)

·龙沛沈依旧好短。(?)

·ooc预警,喷子退散。
————————————————

每一步踏在定点上,红色的卷发随着动作轻摆,肢体动作丝毫不僵硬,这画面让旁人看的赏心悦目。

谁知道校霸竟然会这么文艺的技能?

虽然奈布说过裘克家的情况,但实际上看到特蕾西还是很惊讶的。

吓的她马上上传一小段影音。

—————————————————————

我儿子才不是吴克!:论·校霸不为人知的一面。

我儿子才不是吴克:【影片】

犹格大人唯一信仰:我看到了什么??

这么皮是欠人射吗?:裘克真是深藏不露。

最爱稻草人先生:我!我!我可以去围观吗?

医者仁心、白医恶魔:这应该PO到班群里的,还有,艾玛等我,我去找妳。

是奈布不是奶布:我传了。

犹格大人唯一信仰:GJ

医者仁心、白医恶魔:GJ+2

—————————————————

排演完后,裘克是一脸懵的看着手机爆炸的讯息通知。

“特蕾西妳做了什么?”立马看向女孩,小蕃茄挑眉,问。

“不干我的事。”特蕾西一脸无辜的举起双手,道,“是奈布传的。”我只负责提供资源而已。

最后一句女孩没说出来,她可不想跟校霸玩你追我跑。

更不想被那两个护花使者给记上。

所以⋯⋯奈布,安息吧。

目送气急败坏的裘克离去的特蕾西默默的画了个十字。

——————————————————

“哈啾!哈啾!”连续两个喷涕让拿枪的手抖了抖,子弹一不小心打到靶子的边缘。

“今天晚餐你请。”转着枪枝,玛尔塔老神在在的道。

“⋯⋯。”奈布应了个声,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

今天晚上去威廉他们房间串门子好了⋯⋯不,干脆过夜好了。

不然他觉得自己可能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后来他确实没看到明天的太阳,因为隔天早上是阴天。(皮这一下很开心)

不过他玩的角色被砍回重生点十几次,这件事就不多说了。

————————————————————

后来那部小影音让杰克跟哈斯塔转社到了戏剧社。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特蕾西小姐表示最近的狗粮太多胃很痛,但校庆的话剧表演的结果特蕾西小姐认为画面太美好。

一个简单的童话故事,”灰姑娘”,但抽签结果真TM优秀。

——————————————————

我儿子才不是吴克!:灰姑娘:杰克;继姐:我和海伦娜;后母:校霸;王子:哈斯塔。

照瞎你的眼:666666666

世界第一的魔术师:66666666

最爱稻草人先生:这个、这个结果!!!

医者仁心、白衣恶魔:这场表演我一定要去看!!不说了,我要叫老哥抢票!

这么皮是欠人射吗?:这个画面太美好了,我一定要去看!

是奈布不是奶布:来!来!下注了,赌演不演的成!赌输的穿玛尔塔她们班上校庆用制服一天!!

照瞎你的眼:我赌会翻车!

医者仁心、白衣恶魔:我也赌翻车。

犹格大人唯一信仰:我赌中间会翻!但结局又会拉回来!

是奈布不是奶布:我赌全程神展开,好了!停止下注!

最爱稻草人先生:话说⋯⋯玛尔塔班上是辧什么呀?

这么皮是欠人射吗?:性转⋯⋯咖啡厅。【远目】

-tbc-

今天份,打完了!!(咸鱼打滚

话说我们历史老师的声音好可爱(受)呀!!!(不是

晚一点可能会再更,突然想吸猫x

今天早上被讲情人节快乐,后来去查发现每月的14号都是情人节,所以,我来煮糖了。(x

最后还可以做合辑混更(小声BB)

—-

9/14音乐/相片情人节。(医园医)

谁也没想到那位庄园主会这么有浪漫情怀。

耳边响起优美的古典乐,艾米丽轻啜一口红茶,周围三三两两成对成双的放闪。

艾玛靠在小医生的肩上睡着了。

小医生看着旁人,挂着温柔的笑意,右手边放着一本小相册,小相册上面写着。

“给我最爱、最爱的艾米丽!”